SOHO中国 首页

新闻与媒体

《南都周刊》—潘石屹和他的敌人

 在德国作家聚斯金德(Patrick Süskind)的《香水》中有过这样一段话,用以描述主角格雷诺耶强大的生命力:

日复一日,他把自己顽强和执拗的全部能量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,他仅把它们用于按照扁虱那样的态度来战胜面临的冰冻期;他坚韧不拔地、知足地、不引人注目地在最小的、但又是小心照料的火苗上把握住生命希望之光。

这让我有时不由得想起中国人,或者像潘石屹这样的中国人。

经历过“文革”、自然灾害,贫穷;家里有个生病的母亲,几乎全家 (奶奶、大伯、爸爸)都被打倒过,每天目光所及之处,除了黄土高原就是蓝天白云,在现在这个"拼爹"、以资源和关系抢占市场的年代,也不由得让人对他的成功之路疑窦丛生。

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李开复的爸爸和潘石屹的爷爷曾经在黄埔军校同班过。了解这件事情后的潘石屹曾经笑着说,“我们出发的源头一样,只是被放在了不同的环境下长大”。

但你又不得不承认,潘石屹无疑是当今中国最活跃也最耀眼的地产明星之一。这种前后的反差之大,以至于无数的人会对它的化学过程津津乐道。

潘石屹曾经在自己的博客里面推荐过柳宗元的《敌戒》:“皆知敌之仇,而不知为益之尤;皆知敌之害,而不知为利之大。”意思是大家都知道敌人与我为仇,却不知道敌人对我极有好处;都知道敌人能为我害,却不知道对我大为有利。

在潘石屹的生命中,如果要划分阶段的话,无论哪个阶段他都有一个对手或者说敌人,从小时候的饥饿、贫穷、政治运动到创业时的任志强,成家后的张欣甚至现在的他自己。潘石屹说:“这个敌人可以是和自己的观点不一样的人,政治立场不一样的人,利益不一样的人,这些人都可以是敌人,但我现在认为,所有的敌人也可以是朋友。”

大多数第一次接触潘石屹的人几乎都会得出类似"老实巴交"这样的印象。当然也有他的前员工,竞争对手,某些金融记者觉得他其实"老奸巨猾"。

如果说性格决定命运,我们想探讨的恰恰就是他性格的复杂性,即使他身上也摆脱不了某些时代的必然性。和那些富二代、名门之后相比,我们也更愿意去了解,潘石屹是如何像个扁虱一样摔不坏、打不死,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爆发,哪里有敌人哪里就能成就他。而他的复杂和成功无一不折射着时代的裂变,以及在缝隙里不会再有的小人物的机遇。